意外的在選兵過程中遭到挫折後,阿仁沮喪極了。每天不管是出操還是上課、洗澡還是上廁所,阿仁總苦著一張好像全世界都欠他的臉。他真的不能接受四分之三這麼高的機率也會錯失掉,心中的鬱悶完全憋在心裡頭真是有夠苦啊。懷抱許久的希望在瞬間就這樣破滅,雖然說幾個星期後的抽籤分發還不知道會到什麼單位但這種不能照計劃走的感覺真的讓阿仁難以承受。
 
同一班睡他上舖的阿強,見他這樣整天悶悶不樂,還安慰他說:「別難過,正式分發搞不好會抽到更好的單位咧。」真的嗎?阿仁心中其實打了個大問號,但已經到了這樣的局面,除了再築起另一道希望之牆外,他又能如何呢?日子還是得過下去,只是異常的煎熬啊。說起來,樂觀的阿強真是夠意思,比起他來阿仁感到有些汗顏,阿強在中心始終以樂觀的態度面對任何事。不像阿仁一樣畏苦怕難,一心只想逃避,想依賴特權。
 
決定命運的那一天,除了已經被某些單位挑走的人,其他人全都前往禮堂報到。台上貼了許多不同的郵遞區號代表著各個軍事單位,一旁還有個數字,則是將分發到此單位的人數。一旁已是識途老馬的輔導長,得意的告訴這堆緊張的二等兵什麼數字代表軍校、軍醫院這種好單位,什麼數字是金門馬祖澎湖這些外島籤,還有為數不少,代表野戰部隊的郵遞區號。阿仁仔細算了一算,不禁暗自叫苦,這外島加上野戰部隊的數量竟超過三分之一!這機率會不會太高了一點。腦中除了還抱著抽到好籤的希望,同時也同時快速的盤算著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是要在本島辛苦的野戰部隊還是可能比較「涼」一點的外島好呢?台上唱出一個個兵籍號碼與對應的郵遞區號,每當外島或野戰籤出現時,禮堂內就出現歡呼聲,因為大家知道,危險又少了一分;而籤王被抽中後,出現的卻是惋惜與複雜的耶愉之聲。原本還抱著希望的阿仁在最後一支好籤也被抽走,外島及野戰籤卻超過二分之一後,標準瞬間下降了。他再也不求什麼好單位了。他在這一刻只求老天爺保佑,不要是金門或馬祖就可以了,澎湖也可以,野戰部隊也好,不要金門馬祖!人在關鍵的時刻,突然變得很清楚自己要什麼、不要什麼。阿仁了解到自己不是怕操,他怕的是那種不自由,兩年的時間無法回台灣幾次的恐懼。
 
聽到了。自己的兵籍號碼。接著的號碼很陌生,好像不是他懼怕的外島籤……輔導長在一旁用一種曖昧的語氣說了「海防,爽哦。」阿仁微微的笑了。好久沒出現的表情。
 
晚上就寢時,同一班的弟兄討論著將來要去的單位,並且互相安慰、開著玩笑。大夥兒還互相點著名:海防仁,金門王,防砲勇……,北竿強!在笑鬧的聲音中阿仁隱約聽見了來自樂觀阿強的啜泣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陳晉茂 的頭像
陳晉茂

尋找平衡點

陳晉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