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 http://blog.roodo.com/adcopywriter/archives/7376979.html
照片盡頭為228公園。左側第一棟建築為今金石堂,右側則為今西堤牛排,過去的東方出版社

(小小生活推廣協會辦了個書店記憶徵文,剛好前兩天傳出儒林書局要收了,特以此文記錄我記憶中的書街......)

 


我的終點總是那裏。那兩排書櫃。

 
小學五、六年級,在上半天課的星期三或六下午,我經常與好友搭31路公車前往重慶南路「逛書店」。從忠孝西路那頭一路漫遊到靠近總統府那頭。可能是鼓勵我多看書吧,父親每當得知我要逛書店,總是大方掏出一千塊贊助我買書。
 
除了少數幾家是大型書店,記憶中的書街多半是比鄰而立的小書店,每間書店擺出來的書各有不同。我們一家逛過一家,像入寶山一樣恣意搜尋著獵物。當時的閱讀根本沒有特定目的,進入書店的行進思維是如何早已忘記,我甚至記不得大部分的書局名稱。但我不會忘記兩件事。
 
一是世界上最好吃的義美五塊錢牛奶霜淇淋,二是我們逛書店的終點: 衡陽路上的東方出版社。
 
重慶南路上的義美在靠近忠孝西路那頭,每回逛書店我總不忘買支五塊錢的超好吃牛奶霜淇淋,那成為一種逛書店伴隨的儀式。這兩件事在我的記憶中緊緊結合在一起,相互觸發,而那份滿足感直到現在都還很清晰。直到現在,不管經過任何一家義美,我都會進去買支霜淇淋,牛奶口味的。雖然已經變二十塊錢。
 
至於東方出版社,我對於它的一樓記憶很模糊,但二樓的那兩排書櫃卻清楚到彷彿我此刻就站在那兒。它們不像一般書店的書櫃,將書緊緊相貼、以書背示人,而是在將書的封面一本本的面對讀者,有點像是圖書館中雜誌櫃。
 
人煙稀少的二樓像是個秘密基地,總是我停留最久的地方。那兩排書櫃,其中一面擺著我最初的目標: 少年通俗小說。從七俠五義、小五義、續小五義,到薛仁貴征東、薛丁山征西、薛剛鬧花燈、羅通掃北,再到淨花緣、施公案,彭公案…...引我進入一個又一個奇幻精采的世界。

轉個身在另一面書櫃上,則是一本又一本的福爾摩斯和亞森羅蘋探案,成了我另一時期的標的。不管是通俗還是偵探小說系列,書的外觀都差不多,紅色系的通俗小說、藍色系的福爾摩斯、黃色系的亞森羅蘋,價格都一樣是五十五元。離開時我多半會買個兩本,做為當天書店之旅的最後戰利品。相較於其它買回家久久也不一定會翻閱的書籍,這些戰利品總是在當天睡前就解決。

日後我買起書來不手軟的習慣想來就是濫觴於此,而愛書成癡的習慣到底是幫了我還是害了我實在難有定論。因為貪婪的想進入各種不同的世界、我無法滿足於單一領域;因為從書中見識到古今中外各式各樣的人物、故事,我感覺到週遭世界的荒謬,本性應屬乖巧的我開始質疑這一切。無法真正「社會化」、與週遭不同的人注定是要遭受某種程度的掙扎。但如果可以選擇,我寧為痛苦人,不做快樂豬。(天曉得,搞不好我是痛苦豬......)
 
如今,東方出版社已經成了知名餐飲店,前兩天連儒林書局都傳出要結束經營。書街逐漸凋零,僅剩幾家大型書店及幾家以命理書為主的小書店。過去整條路上隨處可見的書報攤也幾乎不存在了。這條從日據時期就開始繁榮的書街,未來,會是什麼模樣?

有一天,它或許會變成一條點綴著一兩家大型書店的美食街。但是那終點、那兩排書櫃、及那個立於其間的滿足少年,將一直在我心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尋找平衡點

陳晉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my
  • 好讚的一篇文章,痛苦豬我笑了(指)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