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微微跳動著,試圖讓疲累身軀保持動能,也藉此激勵自己。他,真的好想拿下這一分。

6:43:66:6。第三盤不但廝殺到搶七決勝局,比數更來到膠著的6:5,只要再拿下一分,吳狄就可親吻睽違已久、全國網球排名賽的水晶人形冠軍盃。

網子另一頭正準備發球的,是從八歲開始就和他一同在這方形戰場上競爭的對手──陳科語。

§

其實,在小學到國中階段,他倆等級並不相同。心智相當早熟的吳狄當時稱霸群雄,被譽為台灣網壇有史以來最閃耀的天才。才十五歲,不但傲視同齡選手,放眼台灣,已經沒有任何人能擊敗他!陳科語當時只是個空有擊球威力,心理素質和穩定性還很差的二流青少年選手。

不過,事情從他們十七歲開始有了變化。吳狄雖然還是一等一的高手,卻不再無敵,他逐漸成了陳科語的手下敗將,二十歲以後,對戰紀錄是難堪的120。一開始吳狄還不以為意,總正面思考著要更努力讓自己變強,「下次」一定會贏。

其實,人的快樂與否無關輸贏,而在於「希望」。這正是多次輸球後,吳狄一點一滴失去的。經過長時間精益求精、絲毫沒有鬆懈的耕耘,結果卻是重複的「期待下次」後,他開始懷疑自己,真的能贏嗎?

§

此刻,他的懷疑,只要再一分就將如煙消散!

「吳狄!吳狄!天下無敵!」場邊加油團有韻律的喊出多年來專屬於他的加油口號,吳狄完全沒聽到,他的專注力全都在下一球;在網子對面的那個人。

豔陽下,左手持拍,紮著黃色頭巾,身著無袖土耳其藍上衣、橘色七分運動褲的陳科語,用那充滿肌肉線條的黝黑手臂儀式性地拍著小黃球,拍到習慣的第五下,屈膝、引拍、拋球,就在雙手高舉、像個以網球拍為指揮棒的音樂家之際,畫面凍結。只剩小黃球緩緩升空,慢慢與藍天上的另一顆大黃球交錯、重疊。升到最高點前一刻,音樂家醒來,從接觸地面的腳開始,像條鞭子,一節、一節依序加速。腿、膝、臀、腰、肩、手臂、手腕,一直延伸到球拍、拍頭。一切都那麼完美而有節奏。

就在小黃球從最高點墜落,恰好與拍面的羊腸線磨擦、撞擊、發出清脆聲響的那一刻,吳狄的雙腳輕輕地向上、向前跳動,像是賽車手出發前踩幾下油門般、啟動了全身動力。腳尖著地瞬間,他半賭博性地往左方移動。面對身高189對手的強勁第一發球,如果等看清球的落點再動,很難有好結果,而這次,他猜對手會攻他反拍。

猜對了!吳狄魚躍接球,眼看就是一記單手反拍橫掃的漂亮回發球,但球落地後竟大幅度旋轉、以香蕉形狀般的弧度遠離身體。吳狄在瞬間將身體延展到極限,軀幹和雙腿幾乎都要分離,還是只能勉強碰到球手腕將球帶回去,軟弱無力又不夠深。陳科語碎步迎上前,仔細地再掃一記對角球,66Deuce。換邊。

緩步走向另一邊底線,去年慘敗的畫面浮上心頭。

§

打完那場球,吳狄的信心完全崩潰,握完手,坐在場邊椅子、將毛巾蓋在頭上,久久無法自己。想到已經二十九歲,網球選手生涯已經來到尾聲;想到記分板上的兩顆鴨蛋,他不知道自己到底算什麼。強烈的悲哀與無力感蔓延,就在看台上一位死忠球迷大喊「吳狄加油!」的那刻,他潰堤了。毛巾下的身軀抖動著,他越想忍住,情緒就益加高漲,無法自主地啜泣起來。

不知經過多久,有人輕拍他肩膀。是滿頭白髮的張教練。

「張教練,我已經盡我最大努力,真的沒信心了。」他紅著眼睛、帶著既哭又笑的複雜表情。

「小吳,你聽我說,你是非常優秀的選手,不管技術、體力、心理素質,通通都很棒。論頭腦、論策略,你更是遠勝一般選手,你打球動腦筋,攻守有序,不會隨意拼球沒有隨便的失誤。這樣的你,真的沒甚麼好嫌了。不過,陳科語的天生條件太優秀,他的速度、力量、爆發力都像隻野獸,這方面你跟他沒得拼。」

「他真的很強,我打不死他。很多球換做是別人根本救不回來,他不但救得到,還可以掃回致勝球。」吳狄無奈地說。

「雖然沒帶過你,但我從你小學三年級開始看你長大,老實說,我幹教練四十年,沒見過比你還認真、技術還全面的選手。我帶其他選手,常喜歡用你來做為榜樣。看你這樣,我也不好受啊。」

「其實,你還是有機會贏,不過心態上要改變。」

「心態?」

「嗯。你不能太保守。你頭腦好,該攻時攻擊;該防守時你不會躁進。這其實算是優點。但想贏陳科語這種進化的野獸,你必須豁出去,不好攻擊的球也要攻擊,不要怕失誤,每一球都盡可能朝底線和邊線打,一有機會就要上網。只能這樣。如果你合理的打球,絕對贏不了他。要贏野獸,你也要變成一隻野獸。更加狂野的野獸。

吳狄無語。他知道張教練所言沒錯。只是都快三十了,改變打法豈是簡單的事?

「我知道不容易,一定會有陣痛。假如你願意,我可以協助你。」

§

換邊後,又是一記完美發球,吳狄還是無法掌握。76。對手的冠軍點出現了。

Come on。吳狄在心中為自己加油,他不能洩氣。豔陽下熬戰三小時,雙方絕對都是靠意志力在打球。他不明白陳科語怎麼還能發出這麼快的球,這種野獸般的體能和原住民血統有關嗎?不能再多想,輪到他發球。

在容許的二十秒內,吳狄習慣性的調整球拍線,深呼吸,腦中想起這一年來張教練的訓練。

§

張教練並沒有在他的技術上進行任何調整,只是不斷要他調整思維模式。比起堅苦的體能、技術訓練,無形的心態改變其實更加艱難,吳狄這一路著實走得跌跌撞撞。前半年,他敗給好幾個過去不曾輸過的選手,這樣的結果一度讓他陷入迷思。這樣做真的對嗎?

「你一定要堅持。要記得你的目標是擊敗陳科語。」
「太保守了,球速催出來,朝邊線打,不要怕出界!不要怕輸!」
「把自己變成野獸,不要想太多,乎伊細啦。」
「贏球就吼出來,不要壓抑!」
「你要釋放自己,打破自己造出來的框框!」
張教練不斷重複的話語穩定了他。

§

六歲時爸爸帶他到網球場,小小身軀第一次握起大球拍就有模有樣,擊球架式讓大人們驚呼連連。
「以後做國手、出國比賽。」
「吳仔,以後靠你兒子就好囉。」
「以後要幫叔叔簽名。」
……

當時那得意的感覺他還依稀記得。從那時起,除了星期天,每天起碼要鍛鍊四小時。除了網球,他沒有其他休閒活動;除了網球場上的隊友與敵人,他沒有其他朋友。贏球就是他的目標;目標達成才有快樂。

 這趟人生旅程的目的地,從六歲起就已設定好,剩下的就是專注朝目標前進。他要做的就是握緊方向盤、全速踩下油門,路上風景不管再美,不可駐足欣賞、更不可興起繞進小路探險的念頭。二十幾年的習性,使得他不懂得欣賞人生其他的種種美好。在一切以結果為導向的世界,他也逐漸失去了享受旅程中的樂趣。

這陣子接受這位愛開玩笑的白髮怪教練教導,他好像找回最初打網球那種單純的樂趣。那是
一板一眼的他好久不曾出現的感覺。

§

吳狄搖晃手臂與球拍,吸了口氣,拋球。就在擊到球的瞬間,吼了一聲,順道將氣吐出。這是個不錯的一發,球朝陳科語身上竄去,他有點被擠到、無法用到身體動能,但還是奮力單憑手臂力量回擊,球雖然沒有太快速度,卻又高、又深,還帶著快速的旋轉,不好攻擊。吳狄退了兩步,不斷碎步觀察,接著向前跨出一步,毫無保留、用正拍掃向對角線深處。那一秒,全場的人好像都睜大眼引頸期盼,唯一在移動的陳科語從遠方邊線快速衝向球的位置,但他沒能追上,差了一步。失望的表情從他臉上浮現,但,隨著迴盪在空氣中的線審聲音,糾結的表情瞬間展開,然後躺在球場上。振臂。

OUT。這聲音旋即被觀眾的掌聲與惋惜聲蓋過。

§

網子另一頭,吳狄的表情從雀躍轉為失望抬頭望向觀眾席張教練卻微笑對著他豎起了大拇指。

過了幾秒吳狄跟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尋找平衡點

陳晉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