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命運交響曲〉奏起,都可能帶來人生轉折。

此刻響起的樂音是他費了好一番功夫為自己設定的手機來電鈴聲,他一向喜歡獨特,不管是外在還是內在、持有物還是思想。

第二音節尚未結束,他接起了手機。
「哈囉。」
他習慣藉著語尾上揚,表現出沒有距離的親切感,即便手機螢幕顯示的電話號碼並不在通訊錄裡。

「喂。」
雖然電話那頭傳來的只有短促一聲,他的生理卻有了劇烈反應。心跳加速、血壓升高,突然而劇烈的體內化學變化讓他感到一陣暈眩。他認出這永遠難以忘懷的熟悉聲音──烙印在他腦海深處,能激起他複雜情緒的天籟之音。

一般人總以為,是他辨認出這聲音後,生理變化才發生。但真實狀況是,生理先有變化,意識才認出聲音的主人。大腦真正意識到事情需要點時間,在那之前,許多機制早已展開。包括生理反應、包括情緒。

他很清楚這之間的不同,因為他不是一般人。這二十年來,他日以繼夜投入意識的研究,成了認知神經科學領域的國際知名學者,這些研究不僅是他的職業,更是一種信仰。

假如說,「自由意志」指的是一個人所做的決定都是出於有意識的行為,那他堅定主張,因為大腦「意識」到事情的時間總是慢了一拍,人們自以為的自由意志只是大腦根據現有資訊與情境瞎掰出來的。我們自以為經過深思熟慮做出的決定,往往只是假象!我們選擇的人生、愛情……所有的一切,全都只是機率的產物。

我們,從來就不是自己真正的主人。

§

「她出現了。」
「誰?…… 啊!不會吧!?」
「嗯。」
「什麼!真的還假的。都已經二十年,杜莎梅找你做什麼?」

老朋友知道彼此的一切,不需要太多言語就明白對方所言。而阿茂,正是他唯一的這種朋友。

「她想再續前緣。」
「什麼再續前緣,別鬧了。」
……
「如果只是玩玩就算了,我不會阻止你,可是你偏偏就不是那種人,所以千萬不要。而且,你都有個幸福家庭了耶。」
「我知道。只是…… 我一直都很想她…… 對我來說…… 她真的…………重要。」
「大學者,拜託,都幾歲的人了。而且我記得還是你告訴我的,說什麼愛情其實不存在,只是人類演化的一種機制,是大腦裡面某個部位的作用引發的錯覺。你還說人們對愛情的歌頌完全是種無知。奇怪,像你這麼理性的人,為什麼一碰到她的事頭腦就不清楚?」
……
「我真的很後悔小時候還鼓勵你什麼精誠所至,金石為開。其實,從我這旁觀者看來,她根本從來沒在乎過你。你還記得她帶給你的痛苦嗎?聽我的勸,不要再和她有任何瓜葛。真的。我可不想要再聽你天天找我訴苦哦。」

§

「謝謝你。我其實很清醒。在大腦這個平行系統裡,有進行推理的系統、有不同的感覺系統、有各式各樣的子系統。我現在的掙扎其實是不同系統間競爭太激烈所引發的一種情緒反應。」他覺得向阿茂解釋這些想法實在困難。

「什麼鬼啊!可是最後還是要靠『你』決定啊。」
「問題就出在,從來就沒有那個『我』!」
「好,那你倒是說說看,現在跟我講這些大腦理論的是誰?」阿茂露出好像投出時速170公里快速魔球投手般的勝利表情。
「那只是一個喜歡解釋、推論、下結論的系統,也正是我們自由意志假象的『罪魁禍首』。」
……好,我講不過你。雖然在聽來都是狗屁……只想告訴你,不要做出讓自己後悔的事。杜莎梅對你來說絕對是會讓你萬劫不復的蛇髮魔女梅杜莎。」

§

六月六日。下午兩點。他盯著手機裡、已經看了幾十次的簡訊──
星期四(六月六日)下午三點,老地方等你

該去嗎?,該繼續航向設定好的人生,還是轉身接受蛇髮魔女梅杜莎的誘惑?即使知道後果是變成永遠的石頭?問題是,沒有自由意志的人類與螞蟻、石頭等萬物又有何異?

阿茂的警告、兒子的笑容、杜莎梅的模樣……都是這整個系統的參數。知道大腦中的不同系統正根據所有輸入的參數在進行戰鬥,目前還沒有明顯的勝利者。

時間到。該決定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陳晉茂 的頭像
陳晉茂

尋找平衡點

陳晉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my
  • 你國小同學出現了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