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進入內觀真正傳達的主題之前, 我還是要先談談我的宗教觀.
原因無他, 只是希望部分的人能夠先去除一些成見.

剛從內關中心回來時, 我非常的希望分享自己所得. 當然也希望我身邊的人都可以去親身體驗一下.
在內關中心時我就已經在思考, 父母來的話會不會有所收穫.  長時間的打坐他們能否撐過去?

只是有些人一聽到內觀, 便會先在心中產生成見. 擔心我入迷, 擔心這是另外一種極具宗教性的活動. 不收錢是不是代表他會想辦法撈更多錢?
也不能說這些長輩的顧慮是錯的. 畢竟, 過去也常聽到一些人參加了一些宗教活動, 便告別家人出家去了.

只是人的執見有時也真的是很可怕. 有些人一但有了既定想法, 似乎變得難以撼動, 因為他們已經拒絕任何的INPUT了. 國內的深藍深綠支持者就是最好的例子吧. 

 


 

小時候填資料, 在宗教欄裏我填的都是佛教. 因為父母說我們是信佛教. 其實我根本不了解什麼是佛教.
後來讀了一點書, 自以為是個科學人. 對於任何宗教都嗤之以鼻. 覺得自己是個無神論者. 實際上, 我不了解任何的宗教.

拜好友如起法師之賜, 我總算稍微知道了一點佛教. 也才發現我的家人根本不是真正的佛教徒. (全台灣應該很多這種家庭吧)

在美國讀書時, 我也曾試著想多了解一下這全世界最多人信仰的基督教, 因而參加了教會活動. (也是想真正的認識一些美國人啦)
為此, 我還斥資40美金買了一本燙金的中文聖經, 足見陳某可不是玩假的.
這段插曲直到教友開始要求我受洗而結束...

到摩洛哥旅遊時, 我才第一次接觸了回教的文化, 知道原來它與基督, 天主教所信奉的天神是同一個...

我這種自以為科學的人實在是太過可笑了. 因為我只是無知又自以為是而已.

對於各種正派的宗教我是抱持極為肯定的態度. 畢竟都是勸人為善.
光是看看那些在台灣東部幫助原住民的外國傳教士們在異鄉奉獻自己的一生, 就太令我感動了.
他們可不是來個一兩年, 抱著體驗的心情來的. 台灣人自己都做不到的事, 卻由這些人來做...
而像慈濟這類的團體所做的許多善事, 也的確卻幫助了世界上的很多人.

真的都很好.

只不過, 我沒辦法真的去虔誠的信仰任何一種宗教.
或許可以說我沒有福報, 但我對於存疑, 不能理解的東西真的無法完全的接受.

我不能認同"信我者得永生"這樣的思想;
我也不能理解念誦其名號就可以到其樂土這樣的思維.
如果人們做善事是懷抱著這樣的目的, 那在我看來不就成為一種交易嗎?

不過我相信存在著一個"東西". 我不知道它是什麼. 或許是我們無法理解的.
因為有這個"東西", 才有我們這個宇宙, 才有各種生命.
既然無法形容, 就說它是神吧.

如果有這樣的一個神, 那不應該有什麼教派之分.
教派的分別是"人"所產生的.
因為人, 所以產生了各種的派別;
因為人, 所以創造了不同的階級;
因為人, 所以設立了各種的規矩;

為什麼信奉同一個天神,有著相同的經典, 卻還可以分出基督, 天主, 以及回教?
為什麼一個佛教也會分出大乘, 小乘, 藏傳....??
天主教還有個教宗; 和尚也有等級之分, 這是怎麼一回事?
這和政黨有什麼不同?

凡此種種, 是我無法認同各種宗教的因素.

不過, 我最能接受其道理的是佛法. (不是佛教)
不是說我希望可以成佛, 進入阿彌陀佛的西方極樂世界.
暫且不管是否真有涅盤的境界, 佛教中所闡述的一些道理讓我覺得佛陀這個"人"所悟出的道理真是世界上最佳的心理學.
而在2500年前佛陀圓寂之後, 才又陸續的產生了各種佛教的派別. 佛教傳到中國更是之後的事.
根據內關的一位學員在解除禁語後所說(我不知他是哪裡考證來的, 不過他可是MIT博士, 有些研究精神), 最早的佛教根本沒有佛像, 中國人所見的佛像其實是希臘人!!! [別問我, 我真的不知道]

內關是歡迎各種宗教信仰的人參加的.
如內關中心所形容, 不管你是中國人, 印度人, 美國人,...
參加內關之後依然是中國人, 印度人, 美國人,...

它所傳授的方法與道理是佛陀所悟出的.
而這些道理是幫助你達到真正的快樂 安祥 和諧, 並且能控制自己的心, 真正成為心的主人.
更願意幫助眾生也能夠快樂 安祥 和諧.

這樣的道理是不分宗教的, 不需要人們改變自己的信仰.
畢竟, 自然的道理是放諸四海皆準的.
我們可以稱呼這些道理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陳晉茂 的頭像
陳晉茂

尋找平衡點

陳晉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