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穿大嘴鳥的衣服。」那是前幾天回台南,外婆買給哈哈的新衣服,一早都已穿好衣服準備出門時,一個嶄新的欲望種子突然從他腦中炸開。

 

「拿去洗了。」這是個省事的謊言

 

可是我要穿大嘴鳥的衣服」理直氣壯。兩歲多小孩的語言世界裡,『可是』還真是萬能工具,加了它,邏輯就完備、因果就成形;加了它,他永遠都是贏家。

 

「拿去洗了。」

可是我要穿大嘴鳥的衣服。」

「已經拿去洗了。」

可是我要穿大嘴鳥的衣服。」

「拿去洗了。沒有大嘴鳥的衣服。」

可是我要穿大嘴鳥的衣服。」

......

 

鬼打牆的戲碼再度上演。故事架構一模一樣,更換的只有欲望的種類和場景。彷彿錄音機播放出的重複語言,內容維持不變,語調卻逐漸上揚、臉部表情也開始糾結。我試著按下錄音機的停止鍵,讓一切平靜下來,卻找不到按鈕。

 

有了第二個孩子才確認,人果然各有不同天性。過去樂樂在同樣時期若產生我們不願或無法滿足她的欲望,我總能輕易地藉著轉移注意力的方式將之化解。但哈哈完全不同,他的欲望更多、執著更深。一旦找到目標,絕不輕言放棄。

 

「哈哈,把拔跟你說,大嘴鳥的衣服濕濕的,不能穿。」

可是我要穿大嘴鳥的衣服。」哭腔。哭調。風暴逐漸醞釀,我得做些什麼來阻止。

「不要哭!不可以穿大嘴鳥的衣服!」我,變不出把戲了,昔日的沉著與淡定,逐漸瓦解。曾經自以為是的教養專家一旦失去耐心,唯一的秘技只剩『愛的小手』。

 

一陣靜謐。暴風雨前的寧靜。時間與哈哈的表情一樣,凍結。

 

「哇哇!可是我要穿大嘴鳥的衣服。」釋放。爆炸。前一刻的假象被斗大淚滴與震耳欲聾的哭聲劃破。我到底該繼續講道裡、還是取出『愛的小手』?

 

從內在刺激到產生欲望,再經過外部刺激的回饋,哈哈腦內的電與化學作用逐漸發酵,最終超越了某個臨界點而放聲大哭。我方才沒能阻止這個天平的傾斜,現在又得面對另一個天平的逐漸失衡。我大腦神經元之間的神經傳導物質也產生了變化,憤怒的情緒如拉滿弓的弦,即將發射。

 

這次,我能找到停止鍵的按鈕嗎?

 

P.S. 大嘴鳥=Angry Bir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陳晉茂 的頭像
陳晉茂

尋找平衡點

陳晉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