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創作 (2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每次〈命運交響曲〉奏起,都可能帶來人生轉折。

此刻響起的樂音是他費了好一番功夫為自己設定的手機來電鈴聲,他一向喜歡獨特,不管是外在還是內在、持有物還是思想。

第二音節尚未結束,他接起了手機。
「哈囉。」
他習慣藉著語尾上揚,表現出沒有距離的親切感,即便手機螢幕顯示的電話號碼並不在通訊錄裡。

陳晉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他微微跳動著,試圖讓疲累身軀保持動能,也藉此激勵自己。他,真的好想拿下這一分。

6:43:66:6。第三盤不但廝殺到搶七決勝局,比數更來到膠著的6:5,只要再拿下一分,吳狄就可親吻睽違已久、全國網球排名賽的水晶人形冠軍盃。

網子另一頭正準備發球的,是從八歲開始就和他一同在這方形戰場上競爭的對手──陳科語。

文章標籤

陳晉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累。 

伸個懶腰、不情願地睜開眼。意識還模模糊糊的當兒,朦朧視線中出現了一對孩童。較大那名身形圓潤的女童約莫五歲上下,溜溜的大眼活靈活現、上揚的眼尾使她看來頗有幾分霸氣,她的腮幫子微微鼓起、好似含著兩顆鐵蛋,猛一看還以為奈良美智畫筆下的女童從2D世界跳了出來。

一旁男童年紀應在二、三歲間,較為瘦小的他站在女童身旁像個小跟班。兩人同樣有著白裡透紅、讓人很想捏一把、親一下的細嫩肌膚。男童有張秀氣的瓜子臉與單眼皮小眼睛,相較於女童自信的眼神,他有雙充滿疑惑的眼神。不過,有這麼一瞬間,我好像看到他的眼神散發出慧詰的光芒。

兩人穿著相同款式、如圍裙般的淺綠色可笑制服,上頭繡著五個字──成人幼稚園。我一邊玩味著這不協調的名稱,意識也逐漸清晰起來。欲叫喚他們,女童卻冷不防地說:「新同學,你過來。」

文章標籤

陳晉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誠實的懷疑論者不可能是政客
他無法張牙舞爪、堅定說出不能承諾之事

誠實的懷疑論者沒法兒成為電視名嘴
他不願口沫橫飛、貌似正氣凜然地評論他不曾經歷的事
文章標籤

陳晉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2055/5/12

寫這本筆記,是想把許多事情交代清楚。有一天如果我或這個研究所發生了事情,處在不同時空的有心人至少可以從這本手寫的筆記了解我們的目標及所做的努力,也才能知道我真正的想法,不會只憑嗜血媒體的隻字片語就論斷我及我的研究。

 

「狂妄自大」、「泯滅人性」、「虛偽造假」,這些和我一點都不搭的形容詞到時如果套在身上成為我的印記,我會覺得無比委屈。

陳晉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看NBA灌籃大賽得到的靈感......
高中看別人灌籃真是恨天高,好想灌啊~ 

 


 

 

..................

 

籃框震動聲持續而規律的在空氣中迴盪,一樓的籃球場上,幾個人輪流灌籃,有人灌得輕鬆寫意,還能稍微在空中扭腰作點細微變化;有人灌得吃力,總要試個三五次才勉強將球塞入籃框中。相同的是,他們臉上都帶著一份驕傲,一種只有「我們」辦得到的驕傲,更同時享受著球場旁整棟樓走廊上的無數眼光,不管是帶著愛慕、崇拜、讚嘆、羨慕、或嫉妒。

 

三樓走廊,卓建平擠在摩肩擦踵靠在欄杆上的觀賞人群中,心情複雜。
「如果我再長高二十公分......不,以我的彈性,十五公分就好,我一定也能輕鬆灌籃!」

陳晉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生


有人全神貫注 心無旁騖


加速 換道 計算


目的地是唯一

 

 

有人從容自在 優遊嬉戲


風景 音樂 閒聊


玩耍才是重點


 

陳晉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以為

山那頭

風景不同


那是

堅持的動力

快樂的泉源


如果 

不是如此

站在半山腰

該何去何從?

陳晉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清晨六點

奶瓶滿滿 

 

開始


吸吸吸吸吸吸

吸吸吸吸吸

吸吸吸吸

吸吸吸

吸吸

 

掙扎 抱起 拍背

 

繼續

 

吸吸吸吸吸

吸吸吸吸

吸吸吸

吸吸

 

調整奶瓶

 

吸吸吸吸

吸吸吸

吸吸

 

再調整

 

吸吸吸

吸吸

 

掙扎 吐奶

抱起 拍背

變換姿勢

 

吸吸

 

剩下一點

快喝完啊

 


結束

 

七點

奶瓶空空

陳晉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醫生說

只剩兩個月

 

我該說

你一定會好起來

 

還是

另一個世界說不定更好

陳晉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再繼續往前,一步步慢慢走。遇到稍長的雜草,就小心撥動草叢,希望能打草驚蛇。以前即便這裡住了十五個人,偶而還是會有蛇來拜訪,班哨的那些兵不但不怕,反而像是看見小寵物般興奮地抓來把玩、折磨,末了還順便煮鍋湯。好幾個人只有國中、甚至是國小畢業,雖然書沒讀好,倒是都有一身技藝,當有水電、木工,或有工事要構築時,找他們準沒錯。自己除了多讀幾年書,真的不知道哪裡比他們強啊。

 

他們大多不拘小節、天不怕地不怕。執勤時老是搞花樣,喝酒、摸魚、玩遊戲整新兵,就是不照規矩來。其中某幾個全身刺龍刺鳳,自稱是道上大有來頭的人物。我不知道、也不想探究真實性,反正大家同在一條船上,一樣沒自由,一樣的數饅頭混日子,誰能先離開這裡誰就是老大。

陳晉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此地為軍事管制區,未經許可,禁止進入,違者依法究辦。

 

看著前方告示牌上的紅色字體,我不禁猶豫起來。

雖然對此地非常熟悉,也知道這種告示不過徒具形式,潛意識卻依然受到這些字句的制約。加上這個佈滿雜草的班哨看起來已荒廢了一些時日,恐怕早成為蚊蟲鳥獸的居所,更讓我踟躕不前

陳晉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始終忘不了那個眼神。

 

當時他喜歡賢班的一個女生。因為總是搭同一般公車,每天上下學都是他最期待的時刻。只是學校管得嚴,不但男女分班,連樓層都不一樣。甚至男女互相交談都是違反校規的大事。每天只能在等公車及搭公車之際,偷偷看著她,雖然只有這樣,他覺得好快樂。這個階段就是要用功讀書,將來考上建中、台大,到時候再約她。這個單純又自以為是的想法經常的出現在他腦海中。

陳晉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看著這張地圖,當時那種平靜祥和的感覺一股腦兒的湧現。

但我知道,一切都不一樣了。

陳晉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意外的在選兵過程中遭到挫折後,阿仁沮喪極了。每天不管是出操還是上課、洗澡還是上廁所,阿仁總苦著一張好像全世界都欠他的臉。他真的不能接受四分之三這麼高的機率也會錯失掉,心中的鬱悶完全憋在心裡頭真是有夠苦啊。懷抱許久的希望在瞬間就這樣破滅,雖然說幾個星期後的抽籤分發還不知道會到什麼單位但這種不能照計劃走的感覺真的讓阿仁難以承受。

陳晉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傳言是這麼說的:「血濺車輪埔,淚灑關東橋,快樂斗煥坪。」好個「快樂斗煥坪。」

陳晉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望著窗外一幕幕變換的風景和手中吃了一半、食之無味的火車便當,阿仁的心情異常低落。剛才出門時,媽媽最後在門口語帶哽咽的說:「阿仁,要保重。」他一句話也沒回應,悶著頭轉身就離去。深怕一旦做了回應,眼淚就會跟著話語出來。

陳晉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嚥了嚥口水,男人的手不住地顫抖。

陳晉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剛才在肚子劃下去的那一刀有些失敗,造成了一點麻煩…
口開得太小,處理起來礙手礙腳,進行的非常不順,有點不確定是否有完成一切程序。雖然實習過多次,這也才是第二次由我獨挑大樑啊,萬一失敗該怎麼向別人交代啊?

陳晉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4℃的寒流,
半夜三點,
在沙崙的海灘上。

陳晉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