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在龍山寺前、台北車站的地下停車場遇到成群的遊民,我的心中只有恐懼,只想趕快遠離這些人。越快越好。從來沒去想想他們的故事。

事實上,台灣的遊民應該算是少的。在洛杉磯的時候,down town到處可以看到遊民。上下高速公路時,總會出現要錢的遊民,晚上無人時,還真有些害怕。

日本遊民倒是給人全然不同的感受,在大阪旅遊時,遊民們穿得整整齊齊,雖然住在路邊,也把自己的生活環境保持得一塵不染。讓人不禁納悶,這些人有怎樣的過去。

Becky Blanton嚴格說起來並不是一般認定的遊民,但她的確過了好一段沒有「家」的生活。她憂鬱症發作,以車為家。演講中,她把車上的生活形容得很深入。原本我對於開著Van旅行還存有些幻想,聽她一講,才知道其中的辛苦。

演講的重點是,我們總喜歡以別人住在哪裡、有什麼樣的頭銜、有沒有錢來論斷他人,好像一旦沒有這些東西,一個人就失去價值。事實上並非如此。我們真正的價值不是這些東西,那應該是我們自己定義、應該是從我們所追求的事物、我們的行動顯現出來的。

遊民之所以變成遊民,或許有各式各樣的故事,但只要心中有希望、不失去自己心中的價值,生活依舊可以是美好的。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陳晉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