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院旁的走道

2002年的農曆春節我跑到桂林去欣賞它那甲天下的山水,以及壯觀到讓我不敢置信的鐘乳石洞。

記得當我進入第一個鐘乳石洞時立刻被裡頭的景象給震懾住,那不像是鐘乳石洞,根本就是一個城市,光鮮亮麗的奇幻城市。

 

 

裡頭除了面積寬廣,深不可測,甚至還有長達好幾公里的河流!

鐘乳石、石筍、石柱奇形怪狀,充滿聯想空間,加上七彩燈光射於其間,讓我這個少見多怪的鄉巴佬大開眼界,不斷的嘖嘖稱奇。

進入第二個鐘乳石洞時,震撼的感覺稍減;到了第三個鐘乳石洞,心中竟嫌其

規模太小。其實這個鐘乳石洞已經非常壯觀,只是我看了太多,加上之前所見鐘乳石洞太驚人,已經失去感動了。

 

這篇不是想寫鐘乳石洞,而是要寫另一個希臘羅馬遺跡 Bergama

Bergama 正如桂林的第三個鐘乳石洞。

來到
Bergama 又是烈日當頭,這次我們不管到哪一個希臘羅馬遺跡,全都是在正午時分抵達。雖說憑著對古蹟的嚮往,我尚能愉快的悠遊其間,但連續的幾個類似景觀,讓我的新奇與感動稍微的消退了。

 

Bergama 艾菲索司 之前也曾是第一大城。從遺跡中不難看出過去的輝煌。 

 

不過在已經見識過艾菲索司的情況下,比較容易感受到太陽的熾熱

如果不是行程的順序,建於
2300年前的Bergama 其實相當具可看性。

這地方土地肥沃,還建有水壩,其衛城居高臨下,非常難以攻擊,所以許多寶物都保存於此。


城下的大湖泊

 

它的大劇院面積很大,只是比起之前所見的兩個, 保存的沒那麼好,雜草生長於其間,更有遺跡的感覺。


好大的劇院

 

神廟的規模很大,從剩下拼湊出來的柱子很輕易能想像過去的全貌。


宏偉神廟
 
 

這裡我印象第一深刻的是劇院周圍的環形走道。(見最上端之照片)

一層又一層的拱形石牆是照相的絕佳素材,在千年以前,誰會行走於此呢?

是將要出場的表演者;進行演說的政治人物;還是即將進行一場生死搏鬥的奴隸與野獸?

我仔細的思考發現,我會這麼喜好各式古蹟,一方面是因為它們讓渺小平庸的我開闊了視野,了解到古今中外曾經有過這麼多不同的人存在,不是在書上,而是真的留下了些東西在我眼前 --- 以一種全然不同的思維。

他們的消逝,更讓我了悟到人生的無常。沒什麼是恆久不變、永續存在的,包括我們自己。 
 

我想這是一種提醒吧。


凱撒大帝不在, 我只好扮演一下...

 

 

 

 

 

 

 

 

 

 

 

 


    全站熱搜

    陳晉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