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5/5/12

寫這本筆記,是想把許多事情交代清楚。有一天如果我或這個研究所發生了事情,處在不同時空的有心人至少可以從這本手寫的筆記了解我們的目標及所做的努力,也才能知道我真正的想法,不會只憑嗜血媒體的隻字片語就論斷我及我的研究。

 

「狂妄自大」、「泯滅人性」、「虛偽造假」,這些和我一點都不搭的形容詞到時如果套在身上成為我的印記,我會覺得無比委屈。

 

當然,研究所的所有研究都有詳實的文件記錄、實驗數據,但如果事情爆發,這一切種種能否揭露在世人眼前,還是個大問號。而且,這些冰冷的數據、方法、專有名詞絕對無法傳達我的價值觀與真正的想法,還有那揭開人類心智之謎的滿腔熱血。我將這本罕有的手寫筆記放置在這個絕對安全的地方,如果不幸的無法由我親自訴說,這本筆記將代我完成這使命。

 

我應該先做個自我介紹。我是陳思克(Francis Chen),MB研究所地下所長。這個研究所是個非官方的私人研究所,最大的研究目標就是探索人類的意識之謎。所裡的研究員包含我只有十位,是我從全世界網羅而來的優秀人才。這裡的研究註定是不能攤在陽光下,你要知道這些優秀的研究員都是犧牲了成名的機會(其中幾位已是得過諾貝爾獎、舉世聞名的人物),甚至冒著一些不可知的風險而來。他們的動機很簡單:追求真理。這些同儕都是真正有想法、有能力、又勇於實踐的人,我透過他們的論文,一次又一次的當面交談,加上一些不可避免的檯面下調查,才選擇了這群夥伴。

 

他們都不是只會賣弄邏輯、成天空談,或只為升等而做些海市蜃樓研究來騙錢的學者,他們是真正的真理愛好者、實踐者,能與他們共事是我的榮幸。我能給他們的只有錢以及追求真理的機會。這個研究所的所有經費都是由我單獨出資。單獨出資可以不受任何人控制,想怎麼做就怎麼做;想從哪個主題切入就從那裡下手。我們的研究之所以無法攤在陽光下,是因為打從一開始,我就不想照規範來做事。我太清楚,如果照規範行事,我們的研究永遠只會在原地打轉。事實上,到現在為止,我們所有的重大進展,都是因為不照規範才有的成果。

 

至於我為什麼有那麼多資金,有些人應該很清楚。我從加州理工學院取得電腦科學博士學位後,在矽谷開了家科技公司,發明了一套轟動全球的儀器:Mind Reader。中文稱作「心智解讀機」。這套儀器不同於過去數十年來那些只透過腦波的不同來操控簡單指令的可笑發明,它是真正能解讀人腦中當下的部分思想與情緒反應。心智解讀機精準而輕薄短小,人與人之間想要隱藏真實感受變得不可能。戴上它,情人的甜言蜜語、政客信誓旦旦的承諾、宗教人物展現的神通,全都會遭受真正的檢驗。真與假,像脫光衣服般,赤裸裸,無所遁形。

 

我因此而發了大財,卻也開始遭受無情而綿密的攻訐。許多政客、宗教界領袖、名人,全都拒絕在公開演說時戴上心智解讀機,他們深知,只要真正的感受曝光,他們檯面上所說的一切將成為笑話!我的發明被討論、被質疑,讓我心寒的是不少著名學者也用似是而非的言論做出人身攻擊。到最後,心智解讀機甚至被立法限制,只有軍警單位有權使用,而且只能用來驗證測謊機的結果。

 

我的公司也開始遭到各單位關切,研發中的好幾樣產品,開始受到限制,我不敢相信,我連研究的自由都要這樣被剝奪!最重要的是,我終極的追求──解開意識之謎──可能就此被迫要放棄了。於是,我賣掉公司,消失在大眾眼前。

 

我沒有放棄。我從來就不是個會輕言放棄的人。山不轉路轉,我成立了MB研究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陳晉茂 的頭像
陳晉茂

尋找平衡點

陳晉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