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什麼?這真的是很難回答的問題。佛法認為「我」並不存在,心理學、哲學對於意識也多所討論。不過,在分子生物學家Bonnie Bassler眼中,我們只有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是人類,其餘都是細菌。

是的,我們是細菌的組合。我們有三萬個基因、一兆個人體細胞,卻有十兆個細菌細胞。十兆!好驚人的數字。

Bonnie Bassler是普林斯頓大學分子生物學教授,她發現了細菌溝通的方式,一個稱為群體感應(Quorum sensing )的機制。細菌會釋放類似荷爾蒙的化學分子,也有接收訊號的接收器。當同類細菌釋放的化學分子累積到一個定量,細菌的受器感應到,便會打開動作的開關,執行他們生來具有的功能。

這樣的發現來自夏威夷截尾烏賊身上的費氏弧菌。少量的費氏弧菌沒什麼神奇,當數量來到臨界點,牠會發出閃耀的螢光!這正是Quorum sensing的機制。另一件神奇的事情是,夏威夷截尾烏賊為什麼需要這光?原來,牠能偵測海面上的光,再透過藉由費氏弧菌所發出的光避免陰影的出現,讓敵人或獵物不會發現到其蹤跡!!!Bassler說,就如同隱形轟炸機

除了同類細菌的溝通,細菌也能與其他類細菌交談,可以說,牠們具備多樣的語言能力。而多語言的基礎來自分泌不同的化學物質,不同的接收器。因為如此,細菌可以分辨彼此,而有不同的行動。

這樣的發現有什麼實質好處呢?Bassler說,疾病基本上也是一樣的機制,當細菌的數量累積到一定程度才產生作用。現今的抗生素作法是殺死這些細菌,但越來越強的抗藥性讓抗生素的作用打了折扣。Bassler的作法是去干擾細菌的對話,破壞群體感應(Quorum sensing )機制,使疾病無法啟動。

細菌雖然只是單細胞生物,其運作機制比起人類簡單太多太多,但原理上都是一樣的──化學反應、刺激、反應......從這角度來看,我一方面讚嘆細菌的「能力」,另一方面也對人類的自主性感到懷疑。或許你覺得我這說法無稽,如果沒有自主性、沒有自由意志,我怎麼會寫這文章,你又怎麼會看這文章?

我要說,這一切可能都只是機率與簡單的刺激、反應。很有可能,自由意志只是假象。

文章標籤

TED 細菌 quorum sensing

全站熱搜

陳晉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