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段演講很震撼。尤其是講者Mick Ebeling最後講的這句話:

If not now, then when?
If not me, then who?

講者不是個工程師,可是在毫無頭緒及太多資源的情況下承諾了一位漸凍人藝術家Tempt,要讓他能再度與人溝通甚至作畫!這場演講就是整個過程。最後,Mick Ebeling找到幾個志願的高手,利用開放原始碼的軟體和極便宜、隨處可得的材料製造出EYE WRITER,讓Tempt真的再度作畫!(有關EYE WRITER的影片可以在Ebeling創立的NOT IMPOSSIBLE FOUNDATION網站中找到)

對於科技的發展我始終有著矛盾情結。一方面我知道科技帶來的好處,另一方面我又對人們駕馭科技的能力感到悲觀。看到這樣的發明,在這場內心拉鋸戰中顯然幫科技這方加了點分......

幾年前我看過一位在台灣工作的蘇格蘭工程師凱葛文報導,他在工作之餘替身心障礙者製作一些客製化的輔具。當時我看了非常感動,覺得軟體、電子工程師的使命當如是。不過又覺得是凱葛文太厲害了,才有辦法替不同的殘障人士設計不同輔具,自己能力不足,實在也沒辦法幫上什麼忙。

但Mick Ebeling甚至不是工程師,有的是決心與創意。我其實常常有些未能付諸行動的想法,除了現實考量,內心產生的負面聲音才是最大阻力。像是:你憑什麼?這麼簡單別人早就做了?!這真的對任何人有幫助嗎?有人需要嗎?你想太多了吧?!家庭顧好就好了吧!?......

自我懷疑與對別人的懷疑阻礙了自己的行動。講好聽點,也可以說是謹慎的思慮。可是,如果到頭來什麼也沒付諸行動,恐怕只有可悲二字形容。我不想變成那樣。

If not now, then when?
If not me, then who?

或許,有些事別人會做得比我好;或許,有些事做了不會帶來什麼改變。但是,我不去做,永遠也不知道。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陳晉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