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jpg 
寫於2005/06/16

我是個費曼迷.

高中時想當個物理學家, 許多物理學家的傳記都是我必讀的. 後來雖然沒有讀物理系, 讀讀這些科學家傳記對我而言還是一大樂趣. 自從讀了"科學家 你在開玩笑吧" & "你管別人怎麼想", 我就變成一個費曼迷. 以後幾乎只要有關費曼的書我都看.

費曼不僅是個追求真理的優秀物理學家, 更特別的是, 他還是個風趣, 生活多采多姿的人. 他對第一任老婆阿琳的深情也讓人動容.

不過, 過去的那些傳記畢竟都是口述由別人來撰寫的, 這本費曼手札則收錄了三百多封不同時期與他人往返的信件. 透過這些費曼的信件, 我們更能夠直接的了解這個人.

從費曼的諸多信件中, 我可以感受到他的確是個非常"理工"的人. 怎麼說呢? 他對數字非常的敏感, 對於數字的描述非常的仔細. 即使是寫信給家人, 他也常喜歡提出一些讓人思考的問題. 總而言之, 就是那種很喜歡思考, 喜歡解決問題的人.

他寫給阿琳的諸多信中, 有一封信特別泛黃(應是他經常閱讀), 原來那是一封他在阿琳去世後寫給她的. 雖然是平鋪直述, 讀來卻令人感動. 真正讓人動容的感情應該就是平實而不矯情的吧! 我記得在之前的傳記中, 費曼有提過當阿琳去世時他並沒有哭. 一直到過了一陣子他自己一個人逛街時看到了櫥窗裡的衣服, 心裡想著: "阿琳應該會喜歡吧?".  這個時候, 一股悲傷的情緒才爆發出來. 這樣的一段敘述, 我一直忘不了.

費曼這種人才的養成, 他身邊的一些人也是功不可沒. 像他的爸爸, 從小就喜歡引導他去思考問題, 解決問題. 現在的父母有幾個能做到? 不是那種隨便給小孩子一個答案, 而是敎他問問題, 跟著他一起找答案, 從答案中再衍生出另外的問題. 我覺得這真的太重要了!!! 他的中學數學老師在發現到他的資質過人時也拿給他高等微積分的書, 允許他上課不必聽講, 自己坐到教室後去研讀. 當我們要教育下一代時, 我覺得這都是可以為借鏡的.

有一封費曼回信給他過去學生的信也讓我印象深刻, 他的學生覺得自己現在做的研究微不足道, 似乎覺得自己很不如意. 費曼的回信中告訴他, 問題有沒有價值, 並不在於問題本身的大小, 而是看你是不是能真正解決它, 或有助於解決它. 我自己就會犯這樣的毛病, 有時會覺得某項工作的內容沒什麼意義, 心裡會想著應該要做更有"意義"的項目. 但我自問, 如果連這樣的工作都做不好, 我能做好所謂有意義的事嗎?? 他更告訴他的學生, 知道自己在這個世界上的定位, 努力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不要用自己年輕時的幼稚想法來論斷自己, 也不要用別人的眼光和想法來評論自己.

有人問到如何不讓創造力窒息, 費曼的回答提到: 碰到任何問題, 不管是大是小, 是難是易, 時時想到用全新的角度來檢視它就行了.

還有一個物理系教授, 提到他學生時期常搭費曼的便車, 在車程中, 有一次另一位教授問費曼如果生涯可以重來, 他會做什麼不同的事? 費曼毫不考慮的回答: "我會設法忘掉我是怎麼解決問題的. 然後, 每當問題產生時, 我可能會用不同的方法去處理它. 我不願想到我以前是怎麼解決問題的" 這段話影響這位日後的物理博士甚深, 他思考問題都努力的從基本的地方重新出發, 進而領略到思考的樂趣.

一位父親寫信給費曼, 請他給其兒子一些鼓勵, 告訴他如何達到目標. 生命的意義何在. 費曼認為自己其實沒有那樣的智慧, 但是他認為全力以赴是得到快樂的唯一方法. 因為如果你真正喜歡一件事, 又有自由的話, 全力以赴是不由自主的. "生命中真正的樂趣, 就是這種一再重複的考驗, 讓你了解到自己的潛力有多大, 究竟能做到什麼地步."
他並認為: "無論什麼事, 只要付出足夠的經歷和時間, 涉獵夠深, 都是很有趣的" ; "如果對一件事全心投入, 就會得到樂趣. 投入越多, 喜樂越大"

費曼無論在知識上, 生活中的許多態度都是我可以學習的典範. 並不是說我要達到什麼成就, 完全就只是一個態度. 盡全力投入去做自己喜歡的事; 樂在其中, 享受追求真理, 享受思考的喜悅. 放開胸懷, 別去管別人怎麼想.

如果你是費曼迷, 萬萬不可錯過此書!

 

全站熱搜

陳晉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